Archive for category Uncategorized

ESA-announce z-tree course in Bologna – April 2015

The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of the University of Bologna offers a six-day crash course in z-Tree programming. The course will provide participants with the basic information required to program and run experiments with z-Tree. In addition, more advanced tools for programming in z-Tree will be introduced, and it will be possible to discuss specific questions […]

Leave a comment

好文分享: 再探 大腦、演化、人: 換經濟學家出場!

原文連結: http://pansci.tw/archives/13171 『人類的心智十分有生產力,而且活力旺盛,以至於我們會有各種行為,例如幾乎對所有東西都想套上「我」意識(也就是投射我們自己的意圖)——我們的寵物、我們的舊鞋、我們的車、我們的世界、我們的神。好像我們不甘於獨自處在認知鍊的最上層,獨佔地球上最聰明的生物的位置。』 ——葛詹尼加 我很少把一本書看兩次。很少是個保守說法,印象中其實我好像沒有把任何一本書看過兩次。(萬惡的教科書除外,畢竟它們可以讓人產生有看跟沒看一樣的效果) 小說很少看兩次,科普書更是如此。畢竟好書太多,怎麼讀都讀不完,又怎麼會想要回頭花時間翻舊書呢?但這本《大腦、演化、人》還是讓我破了例。之前有寫過專文推薦它,這次想再針對二次閱讀的體悟來點不一樣的。 這次我想主要針對我覺得最饒富趣味的該書第四章〈內在的道德羅盤〉。最近我一直在針對這方面的腦科學以及行為學議題取材,幾乎有點著了魔!裡面針對人類大腦中關於「互惠行為」的道德模組提出了行為經濟學家的實驗來探討,所以我覺得這部分值得我深入追究。具體來說,葛詹尼加引用的是02年諾獎得主Vernon L. Smith關於賽局理論的實驗研究。 (同年另一位經濟獎得主為Daniel Kahneman,有趣的是他是一位心理學家,不過在此基於篇幅我們就不談這位學者的故事了。) 他們的研究是關於有名的經濟學賽局,Ultimatum game(分錢遊戲)以及Dictator game(獨裁分錢遊戲)。簡單地說,兩位玩家,在前者環境底下玩家A得到一筆錢並決定要如何分給自己和B,而B呢?B決定接受或拒絕。如果A把一百塊分成九十九塊給自己、一塊錢給B,B要嘛接受(於是錢就照至樣分下去了),要嘛拒絕(這時候兩人都拿不到半毛錢!);獨裁分錢則是這個環境的變型,A決定如何分錢,然後錢就這麼分下去了,B只能接受。實際上跑這個賽局還有許多細節,不過精神大致上已經從上面的說明捕捉到了。 好,所以經濟學家從這樣的賽局行為研究中得到了什麼洞見?他們發現:人啊,其實不自私! (換作是你會怎麼分錢?) 葛詹尼加援引他們的研究結論來支持大腦中存在關於互惠行為的內建道德秩序。故事到此告一段落,皆大歡喜! ——真的嗎?但是故事其實還沒結束。 不曉得各位是否還記得(不可能吧!)我曾專文推薦過的經濟學家李維特的書,《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 Superfreakonomics》?該書第三章「Unbelievable Stories About Apathy and Altruism(關於自私與利他:你該相信什麼)」正好也以Smith的研究為主軸。全書中這一章分外有趣,不僅僅只是因為它的內容是關乎人性善惡本質這個富有哲學義涵的古老議題,也因為它描述了一場行為實驗經濟學界的顛覆性革命。 李維特談的是另一位行為經濟學宗師John List的研究。(我僅列他在這個議題上的一篇代表性學術論文在文末,關於他的其他有趣研究也包含我曾介紹過的競爭行為的兩性差異[a, b]。)正如許多同儕追隨Smith的研究想要找到更多結果,List也接續研究了獨裁分錢遊戲。他與其他學者的差別在於,他發現Smith那美妙的結論,很遺憾——顯然是錯的。 畢竟誰說諾獎得主就不會犯錯呢?Smith的研究對於行為經濟學的貢獻絕對是功不可沒,但就人性自私與互惠的議題探索上,他實則沒能得到最真確的結果。這裡最大的研究方法威脅,在心理學界也有很廣泛的討論,就是實驗的設計本身改變了受試者的行為。 …no one wants to look cheap in front of somebody else. 換言之,那些人在實驗室裡做一套,在實驗室外頭又做另一套!List是「田野實驗(Field experiment)」的專家,他重新設計了獨裁分錢賽局,一開始只是簡單地追加獨裁者玩家一個新的選項:除了決定怎麼分錢,你也可以在完全不分錢給對方的情況下,進一步從對方那裡搶一些錢過來。 這聽起來不會改變實驗結果。畢竟之前已經有許多學者循此脈絡以行為實驗證實人的本性還真的是樂善好施,那些會(無私地)分錢給對方的,又怎麼可能去搶對方的錢呢?事實卻不是如此。事實是,簡單地追加這個選項之後,Smith當初得到的美好結論就毀了。不超過一半的人會分錢給對方。45%的人一毛也沒分出區。還有20%的人,進一步選擇從對方那裡搶錢過來。 WHAT THE…FXXX??? 而在更進階版本的賽局中,List設計每個玩家必須先做一點工作才能獲得那些錢,並且每個玩家都知道對方也做了這樣的工作,然後他們決定要不要分錢。結果顯示,三分之二的人既不給錢、也不搶錢。 到底,這背後是什麼邏輯? 因為實驗環境不夠逼真,導致結果被扭曲了。實驗環境當然不總是逼真的,這是非戰之罪,但是當其偏離現實的程度足以影響研究目標時,就很危險了。 在最初的獨裁分錢遊戲中,事實上玩家被給予的選擇就是「分錢」。如果你只能分錢,或許(顯然就是)你就會分一些錢給別人。現實中,這很少見。這個世界你爭我奪。在List最終版本的分錢賽局中,人們彷彿是覺得「這些錢都是我們自己掙來的,誰也不欠誰」,所以他們既不分錢、也不搶錢。 People aren’t “good” or “bad.” People […]

Leave a comment

心理學大師卡尼曼:重大決策,不要相信直覺

    原文連結: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31405 一支球棒和一顆球合計要價一.一○美元。球棒比球貴一美元,請問這顆球要多少錢?你可能馬上回答,「○.一○美元。」 心理學大師卡尼曼(Daniel Kahneman)說,恭喜你,你跟超過五成的哈佛、MIT名校高材生一樣,都答錯了。正確答案,是○.○五美元。 這個小測驗印證了他的推論:多數人都懶得「動腦」,習慣相信直覺給的快速答案,因而也容易被直覺誤導,犯下錯誤。 七十八歲的卡尼曼,出生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早年研究人類非理性經濟行為,與心理因素之間的密切關係,開創了「行為經濟學」的研究熱潮。 二○○二年,他成為唯一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被認為是當代最權威的行為經濟學、認知心理學「跨界」泰斗。 去年底,卡尼曼的新書《思惟快與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出版,立刻造成轟動。各大媒體紛紛撰文介紹,《黑天鵝》作者塔雷伯,甚至將這本書與佛洛伊德經典《夢的解析》並列。 人類的腦袋如何運作?如何憑直覺印象做出反應?怎樣才能避免犯錯?大師接受英、美媒體訪問,一一道來……。 早從四十幾年前,我和已故同事兼摯友、史丹福大學教授杜維斯基,就開始研究直覺思考(intuitive thinking),特別是直覺思考的缺陷。 起源是我們有次閒談,他提到有些專家認為,人類有很好的直覺分析能力。我卻認為,這種說法完全錯誤。 當時,我在大學教統計分析,我發現,不只我自己的直覺分析能力很差,我的學生們也一樣糟糕。因此我們展開了長期的研究。 思考有兩種:快與慢 這些年來,心理學界對人類心智的運作方式,逐漸有更多的了解。用比較易懂的語言來說,我們的思考方式,主要透過兩種不同的系統,交互運作而產生。 系統一(System 1)是自動的、快速的、基本直覺式的思考,這是我們最常使用的思考方式。我們平常所做的大部份事,因為經常練習和記憶,變成了很熟練的活動,所以做起來幾乎不費工夫。 例如,一旦學會開車,我們在路口自動就會轉彎;熟練的音樂家,看到新曲,馬上就能讀譜演奏。 如果我問你,「二加二是多少?」你馬上有了答案,這就是系統一的思考反應,你根本不必計算,答案很快就從聯想記憶裡出現。 但如果改問你,「十七乘以二十四是多少?」回答就沒那麼快速了,因為你得花工夫去計算,這就進入了系統二(System 2)的思考:比較慢、比較費力、講究邏輯,並且會控制和監督我們的行為。 我要強調的是,人類日常生活裡,最主要的思考運作,包括即時的反應、聯想或情緒等,都是系統一在處理。系統二比較少派上用場。 我們以為,腦袋裡作主的,是理性的系統二;但大部份情況下,主導的都是直覺的系統一。 例如,我們開車、走路、買東西、跟人聊天,這些日常活動都已經很熟練,所以可以靠直覺自動運作,不需太費力。 這種快速、自動的直覺思考,有它的神奇之處,比方說,只要我太太在電話裡一開口,我立刻就知道她今天的心情好不好。(觀眾大笑) 瞬間嗅出不對勁 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在一瞬間,幾乎不假思索,就辨別出異常和不對勁。 我最愛講的一個例子,當你聽到一個英國上流社會的男性聲音說,「我身上全都是刺青,」不用千分之一秒,你就曉得不對勁。英國貴族怎麼可能全身布滿刺青? 你的大腦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迅速處理大量的相關資訊,而且馬上做出「不對勁」的回應,這就是直覺神奇的地方。 事實上,直覺思考也是吸引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寫出《決斷兩秒間》一書的原因。它讓我們在跟人碰面的瞬間,就對他產生了某種印象,斷定他是否友善、有沒有敵意、我要不要喜歡他等。 直覺思考最令我感興趣的,是它的缺陷。當你碰到的問題比較複雜,無法熟練地回應時,就容易產生判斷上的失誤。 舉個例子,有人曾在歐洲做過調查,先問第一組受訪者:你願意付多少的旅行保險費,來獲得十萬英鎊、「不問原因」的死亡保障?然後又問第二組:你願意付多少的旅行保險費,來獲得十萬英鎊、「因為恐怖攻擊造成」的死亡保障? 結果發現,第二組願意付出的保費,竟然遠比第一組來得多。這實在很荒謬,因為第一組保單的死亡率,其實更高。 直覺思考容易犯錯 原因就在,買保險是個複雜的問題,而直覺思考對這個問題的回應,是情緒性的。因為害怕恐怖攻擊而做出了這樣的判斷,就造成了失誤。 想要避免這種失誤,你必須知道:自己在哪些情況下的直覺思考,很容易犯錯。但這很難,我也不認為大家都做得到。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利用幾個原則,鍛鍊自己的認知能力。 舉例來說,信心是系統一的產物。我們常被別人展現的主觀信心所引導,只要有人對某個判斷、某項決策充滿了信心,我們就認為,他必然是對的。事實上,很多人即使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或做什麼,他們看起來也是超級有信心。 像我就是個非常有信心的人,我相信自己的意見,一定都是對的。但另方面,我也有足夠的經驗,可以意識到自己的過度自信。 所以,雖然我還是很有信心,但在必要的時候,我確實可以讓自己慢下來,變得理性一些。也就是說,系統一會讓你非常有信心,而系統二會讓你放慢思考。 想要區分哪些直覺想法可信,又有哪些不可信,你必須仔細審視整體環境,審視個人在這種環境中的學習機會。有些環境因為太混亂、太複雜,根本沒有學習的機會。 所以,我不相信人們真能擁有股市投資的直覺,因為股市的運作很不正常,無法發展出有效的直覺。 但是,華爾街和選股票是兩回事。金融業是一種領域(domain),許多人不需靠內線消息,也能獲得比其他人更多的產業、企業資訊。我相信,這群人當中,有些人累積的知識,或許足以建立投資專長。 做決策,慢一點比較好 這些年來,有不少研究指出,做某些類型的決策時,應該要相信你的直覺。但我認為,這類的決策非常有限,而且遠比多數人猜想的,還要有限。 如果你的決策目的,是為了買張海報,或挑選自己日後會喜歡的東西,那麼,跟著第一個念頭走,會是個好主意。 但若要做其他決策,跟著直覺走,就不能保證成功。雖還有機會,但必須看你有多少經驗而定。 要是你在某個特定領域,已經累積了很多經驗、已經有能力從自己的錯誤學到教訓的話,你就可以相信直覺。否則,碰上大決策,我是指真正重大的決策,你也許應該慢下來,進入系統二的思考,而這大概也是我能給大家的最好建議。

Leave a comment

哈佛教授 變身賭場CEO- 也是實驗的應用

原文連結: http://udn.com/NEWS/WORLD/WOR2/7321409.shtml 原文: 【經濟日報╱編譯 季晶晶】 2012.08.27 04:14 am 現年52歲的羅夫曼(Gary Loveman)曾經是哈佛管理學院經濟學教授,過去研究的是學術課題,包括波蘭民營企業的發展;現在他已轉換跑道,擔任博奕業巨擘凱撒娛樂集團(Ceasars Entertainment)執行長,但仍未改變學者思維。 他說,凱撒員工犯3種錯會遭開除,一是偷竊、二是性騷擾、三是做實驗不設對照組。 羅夫曼意外在博弈業崛起是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的傳奇故事。話說1998年,哈拉斯娛樂事業(Harrah’s Entertainment)老闆突發奇想,希望借重滿腹經綸的學者重振賭場業務。於是,對賭場經營毫無實務經驗的羅夫曼教授向校方請休長假,帶著塑造品牌以左右顧客的商學院理論,來到哈拉斯一展身手。 雖然眾人皆不看好,羅夫曼卻發展出一套仰賴實驗作成商業決策的新模式,推升營收。 比方說,賭場餐廳最大利潤來源並非主菜,而是飲料和甜點。羅夫曼進行許多實驗,以決定提供何種誘因,最能鼓舞女服務生積極推銷飲料和甜點,因為誘因太小,不足以吸引她們賣力,誘因太大,可能導致客人用餐不點飲料便無法擺脫糾纏。 2003年將學術理論付諸實踐的羅夫曼榮升執行長;2005年哈洛斯併購凱撒,取得許多重要地產,包括座落於拉斯維加斯大道的凱撒宮酒店(Caesars Palace),哈洛斯並在2010年改名凱撒。 KeyBanc資本市場公司博奕產業分析師佛斯特說:「羅夫曼使哈拉斯成為最善於運用科技進行複雜分析的博奕業者,協助創立最大的客戶資料庫。」 羅夫曼的作法是利用忠誠回饋方案,提供免費籌碼等優惠,吸引約九成客戶申請會員卡;然後記錄和追蹤消費習性,累積大量資料後,加以分析研究。 至於他是如何吸引客人上門呢?羅夫曼分析可行方案,找出對顧客來說價值高、但對賭場而言成本低的優惠。例如招待旅館住宿,令賭客倍感尊榮,但賭場提供本來可能無人入住的房間。其實並不困難。羅夫曼指出,在拉斯維加斯,專屬禮遇尤受珍視,例如受邀貴賓可不必排隊、優先入場參加除夕夜豪奢派對。 但更重要的是讓賭客再次光臨。羅夫曼研究資料後發現,部分客人首次進場試手氣,就意外輸到慘兮兮。這個不愉快經驗會讓他們很久都不想再上門。 因此,羅夫曼訓練服務人員辨識首次到訪的賭客,特別關注他們的輸贏。假設平均值是每押注100美元可贏回94美元,而這位賭客慘賠50美元,服務人員會主動趨前問候,致贈免費餐飲、住宿、豪華禮車等服務,或提供額外籌碼,以便輸贏機率回歸平均值。他的目的是讓輸錢賭客也能留下美好印象。 羅夫曼的實驗證明,首次造訪受到關懷的客人,再度光臨的機率比其他客人來得高。 (取材自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富比世雜誌) 【2012/08/27 經濟日報】 全文網址: 哈佛教授 變身賭場CEO | 國際財經 | 全球觀察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WORLD/WOR2/7321409.shtml#ixzz24iGtLTQ1Power By udn.com

Leave a comment

【2012度年供應鏈管理論文獎】(99及100學年度應屆畢業生均可報名)~已開始受理報 名~

2012年度供應鏈管理論文獎 ~已開始受理報名~ 為提昇供應鏈管理之學術水準及相關產業之競爭力,並鼓勵國內各大專院校進行供應鏈相關領域之優質研究,本會特別辦理【供應鏈管理論文獎】活動,獎勵投入供應鏈管理領域研究之碩、博士生,以培育發展更多供應鏈管理之優秀人才,增進產學之交流。 凡全國各大專院校管理學院、商學院及供應鏈管理領域相關院所之碩士、博士應屆(100學年度)與前一屆(99學年度)之畢業生,皆可報名參加;惟同篇論文以參賽一次為限。 (一) 優勝獎:碩士組得獎者,可獲頒獎金新台幣2萬元整,指導教授可獲頒獎金新台幣1萬元整。 博士組得獎者,可獲頒獎金新台幣4萬元整,指導教授可獲頒獎金新台幣2萬元整。 得獎者及其指導教授,於頒獎典禮將獲頒榮譽獎牌乙座及中英文對照獎狀乙紙。指導教授為多名者,獎金均分之。 (二)佳作獎:得獎者及其指導教授,於頒獎典禮將獲頒榮譽獎牌乙座及中英文對照獎狀乙紙。 即日起至民國101年6月30日(六)前完成網路報名,並於7月15日(日)前完成繳件(以郵戳為憑)。 報名網址:http://cma.management.org.tw 亦可電子郵件報名,如有疑問或須索取參選辦法,煩請來電洽詢,專線:(02) 3343-1198 邱曉婷小姐 郵寄地址:台北市100中正區羅斯福路一段4號13樓之1 「 供應鏈管理論文獎工作小組」 電子郵件:alicechiu 20122012供應鏈管理參選辦法.pdf

, ,

Leave a comment

Herbert Simon講座系列#​22【Experim​ental Economics &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實驗經濟學與實驗哲學​】

Herbert Simon講座系列#22 Experimental Economics &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實驗經濟學與實驗哲學 http://www.aiecon.org/herbertsimon/   時間:3/3/2012 (Sat.) 14:00 – 16:00   地點:政大綜合院館南棟10樓經濟系研討室   講者:日本京都產業大學實驗經濟學家Prof. Sobei Hidenori Oda   講題:The Knobe effect and the fair redistribution of income: An experimental economics approach to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自實驗與行為經濟學大師Vernon Smith 及Daniel Kahneman於2002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之後,行為經濟學和實驗經濟學便逐漸地提升其在經濟學領域中的份量與地位,無論是實驗經濟學與心理學的合作抑或是實驗經濟學與代理人基模擬的結合都足見實驗經濟學發展之豐富性與重要性。相對於上述直觀受試者決策的研究,Prof. Oda教授於Herbert Simon講座系列將與大家分享由實驗經濟學的角度來探討實驗哲學,從哲學思維的角度出發更深入地探討人們在一個行為有無意圖的判斷上的不對稱。     Joshua Knobe在2006做了一個實驗,將一群人隨機分成兩組,A組拿到的問題是:某公司副總裁報告總裁說:有個開發案會賺錢,同時也會破壞生態,總裁說:我不在乎它是否破壞生態,我只想賺錢。於是總裁指示執行此開發案,果然破壞了生態。A組的人被問到:請問該總裁是否有心破壞生態?結果有82%的人說「是」。B組拿到的是相同的問題,但「破壞」兩個字被改成「幫助」,B組的人被問的問題是:請問該總裁是否有心破壞生態?結果有77%的人說「不是」。事實上,不管是「幫助生態」還是「破壞生態」都不在總裁行為的效用函數裡,他既非有心幫助生態亦非有心破壞生態,生態的改變只能算是總裁決策的「副作用」。然而,實驗結果顯示,同樣是無心,但人們卻傾向遣責負面效果多過讚美正面效果,此現象被稱為Knobe effect。Prof. Oda 將從經濟和哲學的角度來探討Knobe effect 和所得重分配的問題。 竭誠歡迎您來參加,敬請email至aiecon.center@gmail.com,留下您的姓名、服務單位或就讀校系。   […]

Leave a comment

ESA-announce 5-day z-Tree crash course in Bologna, Italy

The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of the University of Bologna offers a five- day crash course in z-Tree programming. The course will provide participants with the basic information required to program and run experiments with z-Tree. In addition, more advanced tools for programming in z-Tree will be introduced, and it will be possible to discuss specific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