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大師卡尼曼:重大決策,不要相信直覺

 

 

原文連結: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31405

一支球棒和一顆球合計要價一.一○美元。球棒比球貴一美元,請問這顆球要多少錢?你可能馬上回答,「○.一○美元。」

心理學大師卡尼曼(Daniel Kahneman)說,恭喜你,你跟超過五成的哈佛、MIT名校高材生一樣,都答錯了。正確答案,是○.○五美元。

這個小測驗印證了他的推論:多數人都懶得「動腦」,習慣相信直覺給的快速答案,因而也容易被直覺誤導,犯下錯誤。

七十八歲的卡尼曼,出生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早年研究人類非理性經濟行為,與心理因素之間的密切關係,開創了「行為經濟學」的研究熱潮。

二○○二年,他成為唯一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被認為是當代最權威的行為經濟學、認知心理學「跨界」泰斗。

去年底,卡尼曼的新書《思惟快與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出版,立刻造成轟動。各大媒體紛紛撰文介紹,《黑天鵝》作者塔雷伯,甚至將這本書與佛洛伊德經典《夢的解析》並列。

人類的腦袋如何運作?如何憑直覺印象做出反應?怎樣才能避免犯錯?大師接受英、美媒體訪問,一一道來……。

早從四十幾年前,我和已故同事兼摯友、史丹福大學教授杜維斯基,就開始研究直覺思考(intuitive thinking),特別是直覺思考的缺陷。

起源是我們有次閒談,他提到有些專家認為,人類有很好的直覺分析能力。我卻認為,這種說法完全錯誤。

當時,我在大學教統計分析,我發現,不只我自己的直覺分析能力很差,我的學生們也一樣糟糕。因此我們展開了長期的研究。

思考有兩種:快與慢

這些年來,心理學界對人類心智的運作方式,逐漸有更多的了解。用比較易懂的語言來說,我們的思考方式,主要透過兩種不同的系統,交互運作而產生。

系統一(System 1)是自動的、快速的、基本直覺式的思考,這是我們最常使用的思考方式。我們平常所做的大部份事,因為經常練習和記憶,變成了很熟練的活動,所以做起來幾乎不費工夫。

例如,一旦學會開車,我們在路口自動就會轉彎;熟練的音樂家,看到新曲,馬上就能讀譜演奏。

如果我問你,「二加二是多少?」你馬上有了答案,這就是系統一的思考反應,你根本不必計算,答案很快就從聯想記憶裡出現。

但如果改問你,「十七乘以二十四是多少?」回答就沒那麼快速了,因為你得花工夫去計算,這就進入了系統二(System 2)的思考:比較慢、比較費力、講究邏輯,並且會控制和監督我們的行為。

我要強調的是,人類日常生活裡,最主要的思考運作,包括即時的反應、聯想或情緒等,都是系統一在處理。系統二比較少派上用場。

我們以為,腦袋裡作主的,是理性的系統二;但大部份情況下,主導的都是直覺的系統一。

例如,我們開車、走路、買東西、跟人聊天,這些日常活動都已經很熟練,所以可以靠直覺自動運作,不需太費力。

這種快速、自動的直覺思考,有它的神奇之處,比方說,只要我太太在電話裡一開口,我立刻就知道她今天的心情好不好。(觀眾大笑)

瞬間嗅出不對勁

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在一瞬間,幾乎不假思索,就辨別出異常和不對勁。

我最愛講的一個例子,當你聽到一個英國上流社會的男性聲音說,「我身上全都是刺青,」不用千分之一秒,你就曉得不對勁。英國貴族怎麼可能全身布滿刺青?

你的大腦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迅速處理大量的相關資訊,而且馬上做出「不對勁」的回應,這就是直覺神奇的地方。

事實上,直覺思考也是吸引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寫出《決斷兩秒間》一書的原因。它讓我們在跟人碰面的瞬間,就對他產生了某種印象,斷定他是否友善、有沒有敵意、我要不要喜歡他等。

直覺思考最令我感興趣的,是它的缺陷。當你碰到的問題比較複雜,無法熟練地回應時,就容易產生判斷上的失誤。

舉個例子,有人曾在歐洲做過調查,先問第一組受訪者:你願意付多少的旅行保險費,來獲得十萬英鎊、「不問原因」的死亡保障?然後又問第二組:你願意付多少的旅行保險費,來獲得十萬英鎊、「因為恐怖攻擊造成」的死亡保障?

結果發現,第二組願意付出的保費,竟然遠比第一組來得多。這實在很荒謬,因為第一組保單的死亡率,其實更高。

直覺思考容易犯錯

原因就在,買保險是個複雜的問題,而直覺思考對這個問題的回應,是情緒性的。因為害怕恐怖攻擊而做出了這樣的判斷,就造成了失誤。

想要避免這種失誤,你必須知道:自己在哪些情況下的直覺思考,很容易犯錯。但這很難,我也不認為大家都做得到。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利用幾個原則,鍛鍊自己的認知能力。

舉例來說,信心是系統一的產物。我們常被別人展現的主觀信心所引導,只要有人對某個判斷、某項決策充滿了信心,我們就認為,他必然是對的。事實上,很多人即使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或做什麼,他們看起來也是超級有信心。

像我就是個非常有信心的人,我相信自己的意見,一定都是對的。但另方面,我也有足夠的經驗,可以意識到自己的過度自信。

所以,雖然我還是很有信心,但在必要的時候,我確實可以讓自己慢下來,變得理性一些。也就是說,系統一會讓你非常有信心,而系統二會讓你放慢思考。

想要區分哪些直覺想法可信,又有哪些不可信,你必須仔細審視整體環境,審視個人在這種環境中的學習機會。有些環境因為太混亂、太複雜,根本沒有學習的機會。

所以,我不相信人們真能擁有股市投資的直覺,因為股市的運作很不正常,無法發展出有效的直覺。

但是,華爾街和選股票是兩回事。金融業是一種領域(domain),許多人不需靠內線消息,也能獲得比其他人更多的產業、企業資訊。我相信,這群人當中,有些人累積的知識,或許足以建立投資專長。

做決策,慢一點比較好

這些年來,有不少研究指出,做某些類型的決策時,應該要相信你的直覺。但我認為,這類的決策非常有限,而且遠比多數人猜想的,還要有限。

如果你的決策目的,是為了買張海報,或挑選自己日後會喜歡的東西,那麼,跟著第一個念頭走,會是個好主意。

但若要做其他決策,跟著直覺走,就不能保證成功。雖還有機會,但必須看你有多少經驗而定。

要是你在某個特定領域,已經累積了很多經驗、已經有能力從自己的錯誤學到教訓的話,你就可以相信直覺。否則,碰上大決策,我是指真正重大的決策,你也許應該慢下來,進入系統二的思考,而這大概也是我能給大家的最好建議。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